辣文网 > 武侠小说 >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> 怪力乱神 第二百入七十七章 凡邪祟鬼魅,入中州者,杀 !

怪力乱神 第二百入七十七章 凡邪祟鬼魅,入中州者,杀 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呜哇——”

    大红的棺盖内,仿佛婴儿啼哭的声音,一阵又一阵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冉抚不自觉地吞咽了一口口水,全身的肌肉都紧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即便他是禁妖司中人,不论是遇见还是听说的诡异之事,也算不少,称得上是见多识广,可看着一个会发出哭啼之声的棺材盖,那种恐怖和诡异之感,依旧有一丝莫名的骇然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慌张,这是棺木成精了!”

    庞元生似看出了身边这位下属的紧张,轻轻安抚了一句,目光又投入房间之内。

    对于裴楚出现在房间之中,他并不意外,两人相识一场,彼此也算性情相投,自然知晓若是有阴邪鬼魅之事发生,裴楚不可能不理会。

    至于说一具棺木成精,让他感觉到恐怖诡异,那更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说他在禁妖司十多年遭遇了多少离奇之事,就是当日在峄山时,他与裴楚两人赴峄山府君宴请,沿途所见,各种山精水怪,鬼魅妖魔,或狰狞或丑陋或怪异的,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“物老成怪,常听说有笔墨纸砚或者是家中数代人的老物件有了灵智,成为精怪之流,却不想一具棺木也能如此。”

    房间内,裴楚的声音也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裴兄弟,当日一别之后,不想你道法精进如斯!”

    庞元生微微握紧了腰间的环首直刀,一走进房间,就看到裴楚一脚他这赵家先祖所化作的僵尸,一手牢牢抓住那棺盖,神色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裴楚笑了笑,并未回答自身修为之事,反而侧头朝庞元生道:“这棺木盖所化之精怪,其阴煞之气颇为强烈,寻常人恐怕难以承受,烦老庞兄将这屋中的孩童先带离这里。”

    此刻他脚下那具历城赵家先祖所化的僵尸兀自挣扎不停,只是被裴楚一脚踏住后背,扔他如何挣扎都无法起身。

    至于裴楚手中的那具棺木,更是一直在颤动不停,似乎也想从裴楚手中挣脱。

    那一声声宛如婴儿哭泣的声音,还有各种诡异的或黑或百的气息不时弥漫出来,涌向裴楚,似乎想要将裴楚侵蚀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气息一靠近裴楚,就被一股凭空而起的清风所吹散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房间内的温度比起其他处也要阴冷许多。

    如裴楚这般体魄过人,有诸多“灵符”护身,自然不惧,但普通人却是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这般物老为怪,裴楚前一次遇见还是穿越之初所遇的“虎姑婆”,那老牝虎物老成怪,能简单的化形,甚至还有迷魂之能。

    只是尚不曾修行,所以只能算是精怪之流,倒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妖。

    “还有孩童?”

    庞元生经裴楚这么一提醒,这才注意到房间的墙角处,还躺着一对昏倒过去的童男女,宛如刀削的坚毅脸庞,顿时阴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总旗,这位——”

    站在庞元生后面的冉抚,望着房间里的一幕,微微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裴兄弟,我在越州时结交的友人。”

    庞元生简单地说了句,又指这房间内的那对身体似乎在微微发颤的男童女童,“冉抚,你且将屋中的那两个男童女童,带离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冉抚眉头也是微微皱起,这两个男童女童,他在赵家隐约还有点印象,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联想到了赵家,在准备动身迁入中州前,在历城买了不少男童女童,当时只当是赵家为了培养仆役奴婢,可如今看来,却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迈步进了房间,冉抚小心翼翼地绕过裴楚身边,瞥了一眼那地上挣扎不断的僵尸,还有颤抖不停的棺木,他已然知晓了裴楚的身份。

    方才在密室当中,庞元生上报的进入中州异人时,并未避开他。他当时还听到庞元生感叹了一句,没有想到,这么快就再次遇见。

    “这道人好大的本事!”

    冉抚心中暗叹,他在禁妖司中,处理了不少邪祟之事,可如裴楚这般云淡风轻就制服妖邪的,却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等冉抚将两个孩童带离了房间,裴楚这才望向一旁的庞元生,问道:“庞兄,此事是你禁妖司的职司所在,这些你要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若换做其他场合,裴楚已经动用却邪剑或者其他术法,将脚下的僵尸和被他抓在手里的这棺盖精给料理了。

    庞元生一张坚毅的面容上,浮现出了冷色,指着被裴楚踩踏在脚下的那具僵尸,“裴兄弟,那一对童男女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裴楚轻轻点头,脸色也有了沉重之色,“我来之时,正撞见这具僵尸欲要噬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庞元生猛然咬紧了后牙槽,陡然一个侧身望向房间之外,目光冷冽如刀,“这赵家这赵家……”

    得到裴楚的确认,庞元生心中再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此刻这具僵尸虽被裴楚踩在脚下,可庞元生见多识广,一眼就已看出了对方身上所穿的衣袍,乃是官袍。

    而且,这官袍乃是前朝的样式,足以证明,这具僵尸并非新晋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这历程赵家,此次迁入中州时,不但携了一具僵尸,还以童男女喂养,如此大逆不道之事,对于庞元生来说着实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裴楚见庞元生咬牙切齿的场景,心中同样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他虽不懂炼尸之法,但道法修为精进,又认识了不少修炼道法之人,加之偶尔读过一些典籍,听过不少逸闻,视野渐渐增长,也知晓一些僵尸之事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僵尸的形成,一个要么就是含冤而死,生前憋有一口气咽不下去,再遇上一些特定的时辰方位,受到阴煞之气的浸染,死后方才会尸变。

    另一个就是出现在富贵人家,高门大户为了追求家族福泽绵长,都会为家中祖辈寻找上等墓穴。

    其所藏之地,多为风水奇佳之地。

    在风水格局之中,这等墓穴是可以增加整个家族气运,减少祸患,增添福禄,保佑后代子孙。

    可这等墓穴有一处弊端在于,地脉风水太好,阴煞之气浓郁,尸身得了滋养,墓中所埋藏之人经年累月之下,尸身不但不会腐朽,反而渐渐的会转而成为僵尸。

    这也是自古以来,富家大户显赫贵人的墓地,多有粽子、僵尸之类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说是道字旁门之中的养尸、炼尸之法,又是另外一说。

    但这些先祖所化之僵尸,虽能护佑家族,却不可离开墓穴,一旦离开,家族气运就会受损。

    尤其是出土之后,若是被人镇压,整个家族都会遭受反噬。

    按照裴楚推测,这历城赵家此次举家迁入中州,却是怕家人离开后,先祖墓地遭受破坏,干脆直接挖掘出来,以血食供奉,等到了中州,再寻找宝地埋入,继续镇宅。

    此时,方才的一番动静,已然惊动了驿站内院不少人,房间外隐约有火光亮起。

    裴楚又望了一眼怒意勃发的庞元生,再次说道:“庞兄,这僵尸之事是一尊,还有一件,这棺木盖——”

    庞元生深吸了一口气,朝着裴楚拱手作揖行礼道:“是我失态了,裴兄弟,此事我禁妖司会全权处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望了一眼被裴楚制住的那具赵家先祖所化的僵尸,还有那面颤抖不停,似乎想要飞起的棺材盖,声音冷若冰霜,“朝廷有令,凡邪祟鬼魅,不论来历,入中州者,杀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环首直刀骤然出鞘。

    龙吟虎啸之声在房间激荡开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啊!那是我赵家先祖!”

    房间外,有高呼之声和急促的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庞元生却理都不理,手中的环首直刀嗡嗡清鸣,率先上前一刀,朝着裴楚脚下的那具僵尸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裴楚微微侧身避让开,那赵家先祖所化之僵尸登时一下腾跃而起。

    狰狞丑恶的面容上,獠牙凸起,黑色的指甲利爪探出,更是朝着庞元生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庞元生不躲不闪,手中的环首直刀猛然一挥而下。

    那赵家先祖所化之僵尸,其身躯坚硬如金铁,即便以裴楚的强横力道,一脚踩踏也未曾有分毫损伤。

    可在这一刀之下,立时宛如豆腐一般,被切开了两半。

    嗤嗤的烟气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而被裴楚抓在手中的那块大红棺材盖,似乎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,呜哇呜哇的哭喊声越发大了起来,不断噼啪抖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,在裴楚的巨力之下,完全不能脱离。

    刺啦——

    又是一刀。

    棺材盖顿时被庞元生砍做了两截,一道灰白的气息,从棺材盖里腾起,似要逃离。

    只是周遭不知何时已腾起一个气旋,将那灰白的气息缠绕其中,隐约可见仿佛一个影子在晃动不停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庞元生手中的环首直刀再次砍出,隐隐响起的龙吟虎啸之声里,那灰白的气息,登时彻底消散开来。